家庭主妇的秘密日记0110

本篇最后由 ptc077 于 2017-2-17 09:27 编辑

晚上蓉蓉告诉老公说约了几个朋友打麻将。吃过晚饭,监督孩子做完作业已

经快七点半了,接到朋友的电话于是匆匆收拾了一下东西便出门了。

离开家门,蓉蓉沒有进电梯,而是拐到了不远处的安全楼梯间。静静地站了

一两分锺,观察外面确实沒什麽动静,便立刻悄悄地走了出来,拐了个弯径直走

到了同一楼层的1506房间门口,举手在房门上敲下了「哐、哐哐哐、哐哐」的有

节奏的敲门声。很快,隔着房门便可以隐约听到裏边传出来的细微响声。门被从

裏边打开了一道缝,她整了整衣装,推门而入。

门的那一边,是一个身材瘦弱的赤裸男子,朝着她将脸埋在地面静静地跪着,

见到蓉蓉迈步进门立刻将头探到了她的脚下伸出舌头在她高跟鞋面舔舐了起来。

蓉蓉轻轻擡起脚,男人一个侧头用嘴叼住了她的鞋跟,稍稍一摆头,她的鞋子便

顺利从脚下被脱了下去。很快,一只拖鞋被准确地捧到了她的脚边,温柔地将鞋

子穿进了她的脚上。蓉蓉将穿好拖鞋的一只脚踩在了地上,紧接着男人又用同样

的方法给她另一只脚也穿上了拖鞋。

穿好鞋子,男人不知什麽时候已经将身子转了个个,头朝着裏屋四肢着地趴

在地上,蓉蓉顺势一坐,两腿跨着他整个身子坐在了他的背上。她们的正前方,

三个中年女人正坐在沙发上吃着零食聊着天,看到男人驮着蓉蓉朝她们爬去,脸

上纷纷露出了欢快的笑容。

蓉蓉今年三十四岁,是一个全职家庭主妇。她有一个六岁的可爱的女儿,丈

夫是一家公司的中层小幹部,有着一份还算可以的收入,一家人过得倒也富足。

只是不知不觉,她们已经结婚七年,俗话说「七年之痒」,如今的日子虽说过得

还算舒适,但每天却总是重复着单调乏味的生活。自从结婚后蓉蓉便沒有再工作,

除了相夫教子、洗衣做饭,閑暇时间能做的也就是逛逛街、看看韩剧,或者是跟

朋友打打麻将以消磨一下无聊的时间。生活的激情正在一天天被消磨殆盡。

直到两个月前的那一天……

那天中午,蓉蓉在附近超市买完菜正往家走。刚进自己家所在的小区拐过一

栋公寓楼的时候,忽见一个人影从自己面前一扫而过,匆匆地朝自己家所在的那

栋楼方向跑去。蓉蓉认得那人,他叫王野,就住在自己同一楼层的1506. 因爲王

野上下班经常与自己共用一个电梯所以偶尔也有过聊天。她只知道王野是一家公

司的职员,现在仍单身独居,其他就一无所知了。

王野跑过之时蓉蓉见从他手中拿着的一叠东西中掉下了一件什麽。本身上前

叫住他却见王野跑得匆忙一熘烟早已不见踪影,似乎他也并未看见自己。蓉蓉只

得走上前去捡起王野掉落的东西,那是一张光盘,沒有封面,看起来好像是自己

私自刻制的。蓉蓉沒有多想,将光盘放进挎包内,打算一会儿送到他家去。

丈夫还未下班,女儿也沒放学,回到家的时候家裏只有她一个人。蓉蓉收拾

了一下东西,从包裏取出那张光盘的时候这才想起之前那件事。本打算立刻将光

盘拿去还给王野,想到此时家裏就自己一个人,閑着也是閑着,不如看看光盘内

是什麽内容。想到这些,怀着好奇的心理,蓉蓉打开电脑将光碟插进碟仓,裏边

是几十个视频文件,随便选了一个双击点开,很快一段视频立刻开始播放。一开

始,黑色的屏幕上打出了YAPOO 几个红色英文字母,蓉蓉不知道这代表着什麽。

紧接着,一些参杂着汉字的日文字幕闪过之后,镜头迅速切到了一个被关在一座

堆满了内裤和胸衣的铁笼子内的赤身裸体的男人身上,此刻他正捧着一件女人内

裤紧紧地贴在脸上忘情地吮吸着。很快,几个女人出现在屏幕上,站在笼子外看

着笼内的男人指指点点、有说有笑。她们说的是日语,蓉蓉听不懂她们在说些什

麽,但从她们居高临下的眼神内,蓉蓉很容易读出了鄙夷和蔑视。接下去的内容

则赤裸裸地演绎了这几个女人对男人采用各种方式进行不堪入目的凌虐:烫烙印、

针刺、鞭打、滴蜡、捆绑、打踹、踩替,整个过程充满了血腥和暴力,男人痛苦

的嚎叫与女人们预约欢快的笑声形成了强烈的对比,仿佛她们的脚下那个男人只

是任由她们随意玩弄的工具。那画面是如此的真实与直接,血、泪以及女人近乎

疯狂的虐笑声的交织竟然使蓉蓉内心涌出一股难以名状的兴奋。

再往下的内容简直更加匪夷所思,男人被那几个女人锁在地上,他的头被固

定在了一个坐埝中空的椅子正下方,一个用透明塑料围成的漏斗固定在了椅子下

方,漏斗小口一端则直接插进了男人用仪器撑张开的嘴裏。一个年轻女人面带笑

容跨着男人站在椅子前,只见她拉起短裙,慢慢脱去了自己的内裤,坐在了椅子

上。镜头角度一转,自下而上照在了女人的臀部,只是被一层厚厚的马赛克遮挡

着看得不是太真切。蓉蓉似乎知道了她要做什麽,果不其然女人肝门处一团黄浊

的东西在模煳的屏幕上蠕动,那团东西越来越长,最后顺着漏斗径直掉入了男人

口中——女人竟是在往男人嘴裏拉屎。

看到这些蓉蓉只感觉肚子裏涌出一口起堵在胸口吐不出来,一种即恶心又蠢

蠢欲动的说不出的感觉促使她立刻关掉了电视,不敢再往下看——她长这麽大还

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内容。

「难道,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受虐狂」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内心久久无法平静,

「沒想到,自己的邻居,那个外表看上去斯斯文文的王野,居然是个变态。」

整整一整天,蓉蓉的内心始终无法平静,脑子裏是甩之不去的那光碟裏的内

容。直到下午趁着丈夫与女儿都不在家的时候,始终按捺不住好奇与渴望的她终

于再次拿出光碟,又陆续点开了其他视频,全是那个叫YAPOO 的类似内容。

「看到邻居王野那样变态的欲望,这让我感到很惊讶……」夜深人静之时,

蓉蓉偷偷拿出日记本,工工整整地写下了这句话。

第二天傍晚,蓉蓉从外边回家。路过离家附近的小巷子时正好遇到了下班回

家王野。

「蓉姐!」王野看到蓉蓉先跟她打了招唿。王野比蓉蓉小很多,所以见面时

一般都称她爲「蓉姐」。看到王野,想到昨天看的那个视频,蓉蓉顿感脸上火热,

心裏如效率乱撞般砰砰直跳。

「是你啊小王,真巧啊!」蓉蓉笑着回答了他,「刚下班」

「是啊!」王野满脸堆笑地看着蓉蓉,那笑容让蓉蓉感到浑身不自在。

「我帮你拿,我帮你拿……」看到蓉蓉手上提着一袋东西,王野立刻伸手过

去主要要帮她拎,蓉蓉也沒跟他客气,将袋子递给了他。结果袋子的那一瞬间,

蓉蓉似乎感觉到王野趁机在自己手背上上摸了一下。「这个死变态!」蓉蓉内心

咒骂着,表面依旧保持不动声色。

她俩寒暄了一下,便并排一起往家裏的方向走去。

「对了,认识你这麽久了,还不知道小王你几岁了呢」

「哦!我今年二十四了。」

「是本地人吗」

「不是,老家在外地,自己一个人在这工作。」

「有女朋友了吗」

「呵呵!还沒呢!」

「怎麽,条件高看不上別人」

「呵呵,看蓉姐你说笑话了。我一外地人什麽都沒有,哪家姑娘能看得上我

啊!」

「那也不能这麽说,感情好,志趣相投,有钱沒钱的也沒啥。你说是不」

「对!对!蓉姐您说得对!」

「你给蓉姐说说,喜欢什麽样的,我给你介绍。你有什麽特殊的爱好啊」

「爱好……这个……呵呵……」

谈到这个的时候蓉蓉明显感到王野脸上闪过一道红晕,支支吾吾了一会儿沒

有继续往下说。蓉蓉也猜到了他在想什麽,心裏只感觉一阵好笑:「你这死变态,

看来就喜欢女人玩你,最好娶一个母老虎玩死你!」

想到这些,蓉蓉忍不住微微转头用眼角瞄了一眼王野,细心的她发现王野走

路之时总是刻意把手中拎着的袋子挡在自己的裆部正前方,待她稍稍观察一下景

发现王野裤裆处早已像一顶帐篷般高高隆起,任王野将另一只手插进裤袋中企图

将裤子裏已石化的肉棒压制下去却仍无法奏效。

「这个男人,我只是跟他说了几句话而已他下面居然已经勃起了,看来这家

伙早就对自己心怀不轨了。对,给他一点顔色瞧瞧!」想到这裏蓉蓉赫然玩性大

发,心生一计。

「哎呀!」蓉蓉娇羞地轻声喊了一声,停下了脚步。

「怎麽了蓉姐怎麽了」王野闻声连忙凑了过来,一脸关切地问道。「我

的隐形眼镜,好像是掉了!」蓉蓉装着用手揉搓一直眼睛,装出一脸焦急的神情,

「哎呀!也不知道掉哪去了,这下可麻烦了……」

「別着急,我来帮你找!」王野话还沒说完,整个身子早已趴在了地上,眼

睛死死盯着地上在附近地面来回仔细寻找。蓉蓉微微迈了一步,王野整个身子就

像是钻入了她的胯下,脸几乎已经要贴到她的高跟鞋面。

「找到了吗」

「还沒,您別着急,我再仔细找找。」王野只顾找寻,沒注意到高高站着的

蓉蓉对他居高临下投来鄙夷的目光。

「哎呀!」突然蓉蓉脚下传来一声尖利的惨叫,却见蓉蓉的一只脚不知什麽

时候踩在了王野按在地面上的右手,那尖尖的鞋跟在蓉蓉身体的重压下深深扎进

了王野手背的皮肉内,这突然而来的疼痛疼得王野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声。本想

再狠狠踩他几脚,可考虑到这裏是在街上,蓉蓉只好将脚移开,鞋跟拔出之时带

出了一串血星。

「怎麽了哎呀!真不好意思,你沒事吧!」蓉蓉蹲了下去关切地问道。看

着满脸大汗地抱着已经被踩出血丝缺欲哭无泪的王野,蓉蓉内心瞬间涌出一股想

笑的沖动,却只能强烈地克制住。「沒事吧疼不真不好意思一不小心踩到你

了!」

「有伤到沒」

「沒事!沒事!真的沒事!」王野一擡头,赫然见到蹲在他面前灿若桃花的

蓉蓉,她那被短裙紧紧包裹着的支起的双腿内若隐若现地露出内裤一角。看到这

些王野顿时一阵慌乱,下体肿胀地更加剧烈,只得咬着牙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埋

下头继续寻找以求转移注意力。

「您別急,我再继续给您找啊!」

「算了算了,就一副隐形眼镜也值不了多少钱,沒了就沒了吧!」说着蓉蓉

径直站起,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只留下跪在地上的王野盯着她的背景愣了好一会

儿,这才连忙站起拎着东西赶紧跟在了她的身后。

这天晚上,蓉蓉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左手拿着一条长长的皮鞭,右手牵着

一根铁链,铁链的另一端固定在了跪在地上的王野的脖子上,想象着自己想女王

一样命令王野的样子,梦中的蓉蓉不自觉就兴奋了起来,举起手中的皮鞭朝着王

野的背上狠狠地抽了下去。

「啊!」一道惨烈的尖叫声回荡在了蓉蓉的脑海,从梦中醒来的蓉蓉睁开眼

睛,看到的只有一片黑暗,身边只有还处在酣睡中的丈夫。蓉蓉感到下体有些异

常,用手一摸,自己的内裤早已湿透了。

蓉蓉悄悄爬下了床,取出了自己的秘密日记本:「今天故意踩他的手时,那

小子出神的表情,我突然感受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兴奋……下周,请朋友过来商

量一下,看怎样才能教训那个受虐狂……」

「嗨!蓉蓉,我们来了!」

「这麽急找我们来有什麽事啊」

「你说的那件有趣的事到底是什麽啊」

客厅内,三个女人围着蓉蓉吵吵嚷嚷,给这平静的家庭带来了难得的热鬧。

「別急嘛!」蓉蓉给她们一人端了一杯水,故作神秘地说道,「今天给你看

一个有趣的东西,嘿嘿!」

这三个女人是蓉蓉最好的朋友,幸娟、黛云和雅泉,她们都是住在这个小区

内的家庭主妇,除了雅泉有正式工作,其他两个人都跟蓉蓉一样都是全职主妇。

四个人年龄相仿,性格相合,住得又近,所以经常在一起打麻将什麽的,逐渐形

成了一种无话不说的亲密关系。蓉蓉让她们在沙发上坐好,进房间裏找出了那张

光碟,插进电脑内给她们播放了起来。

一个多小时的播放时间过去了,几个人看得十分认真,相互间一句话都沒说。

待播放结束蓉蓉将光碟取出,顺便观察了一下她们的表情。果然如她所料,她们

三人脸上都显露出即兴奋又厌恶的表情,想来与前两天自己刚看到这片子时的表

情是一样的。

「真恶心!」幸娟首先开腔,「蓉蓉你怎麽会看这麽恶心的东西,太变态了!」

「就是,你从拿弄来的这玩意,真是……」黛云欲言又止,撇了撇嘴。

「呵呵,这可不是我的。」蓉蓉解释道,「我跟你们说啊,我的邻居是个变

态,受虐狂,这张牒就是他的……」接着将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前后一五一十得都

告诉了她们。

「居然会有这种人,真不可思议!」

「沒想到吧,呵呵!我当时也吓了一跳。」蓉蓉,幸娟和黛云的兴趣顿时被

激发了起来,三个人围绕着这个话题热聊了起来,唯独雅泉表现地十分冷静。

「这是SM!」刚才一直沒说话的雅泉突然开口说道,「你的邻居估计是个M.」

「SM」三个人都沒听说过这个,表现得十分好奇,「这是什麽」

「SM就是……」雅泉给她们讲解了起来,她是她们四人中唯一有念过大学的,

以前就曾听说过这个,虽然了解得并不多,但仍很努力地将自己所知的关于SM的

一切都一一给她们做了讲解。三个人似懂非懂,却也听得津津有味。

「好像挺有意思的啊!」听完雅泉的讲解,黛云说道,表现出极大的兴趣。

「沒错,天底下还有这种好事,你说我天天在家伺候我们家那口子,都快成

黄脸婆了。要是有这麽一个人这麽下贱地伺候我那该有多好。」幸娟感慨道,一

脸浮想联翩的表情。

「世界这麽大,什麽人都有,有什麽好奇怪的,呵呵!」雅泉表现地依旧冷

静。

「我有一个想法,你们看……」说话间蓉蓉脑海裏突然灵光一闪,跳出了一

个念头,立刻脱口而出对她们说了起来。三人听完后都大吃一惊。

「这能行吗」黛云说道。

「对啊,我们什麽都不懂。万一,被人知道了怎麽办」

「怕啥,这事就咱们四人知道,再说那个变态,瞒着別人还来不及呢,怎麽

还会让人知道呢至于说咱们不懂,可是雅泉懂啊,她可以教咱们啊!」「这事

情我可不懂啊!」雅泉打断了她的说话,「这东西我也只是道听途说的,其他的

就一无所知了。再说了,我可沒你这麽变态啊!呵呵!」「哎呀!雅泉,你一定

行的,咱们几人就你读书最多,什麽都懂,我相信这点小事一定难不倒你的,你

看咋样你就答应了吧!」「这个嘛!那好吧,反正閑着也是閑着,正好找点乐

子!」雅泉莞尔一笑,其他两人也沒再表示出反对意见,这事情就算是这麽定下

来了。

接下去的两个星期她们只要一有空便会凑在一起,雅泉废了很大精力从网上

给她们找来了许多关于SM的资料、信息,有文字,有图片,也有视频。她们像是

四个刚入学的小学生,对一切新生事物都充满了强烈的好奇心。那段时间她们几

乎所有身心都放在在这件事了,在雅泉的指导下,她们像婴儿吮吸母乳一样盡可

能吸收着关于SM的一切知识。

终于,行动的日子就要到来,四个人凑在一起进行了最后的谋划。

「真的要做吗会不会出问题啊」

「怕啥,都到了这个时候了。」蓉蓉给她们打气。

「可我还是有一点紧张啊!」

「沒关系,按照计划来,不会出问题的。」

「好了都別说话了。」雅泉打断了她们的说话,「现在我对计划来进行最后

的说明,大家一定要记住怎麽做,按计划来,做好各自的事情就行了。」

「你,负责控制住他,一定要先发制人,不能给他任何反扑的机会。」

「你负责责问,态度一定要越兇越好。」

「你跟我负责搜查,一定要把现场弄得越乱越好。」

「明白!总之,我们就是当时的『目击者』,你就瞧好吧!哈哈!」

「行动就在星期天晚上,怎麽样!」

「同意!」大家齐声喝道。

「明天,将会是一个全新的开始。那时我将会如何脱胎换骨,变成一个伟大

的女王呢我似乎已经看到那个高贵的自己了,真的很期待,加油!」

「叮咚!」王野正在电脑前浏览着SM网站,突然听到门外传来的门铃声。

王野立刻来到门口,将门打开了一道缝,发现门口站着的是熟悉的蓉蓉,这

才放心地将门打开。「蓉姐,是你啊!找我什麽事啊你请……」打开房门看着

蓉蓉,王野才发现了事情的不对劲,蓉蓉脸上带着一股强烈的怒气,她的身后站

着三个女人也都怒气沖沖地瞪着他。「发生什麽事了吗你好像……很生气……」

还沒等他说完蓉蓉已抢先一步,一个箭步沖了上去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领怒声

喝道:「你这个混蛋,亏我还一直当你是个好人,沒想到你是个变态!」说着勐

地一推,其力道之大将瘦弱的王野推得往后踉跄了几步瘫倒在了地上。还沒等他

反应过来,那些女人早已一拥而进将房门关起。此刻另有一个女人沖了上来擡起

一只脚朝着他的面门踹了下来,将正欲挣扎着站起的王野再次踹回到了地上。紧

接着王野只觉得脖子一道刺痛,好像有什麽顶着他的喉咙,等反应过来了才发现

刚才踹他的那个女人正用脚踩着他的脖子,尖尖的高跟鞋尖正好顶在了他的喉结

上,只要动作一大鞋跟完全有可能刺进他的喉咙。

踩着他的正是黛云。黛云身材丰满高挑,一米六八的个头埝上好几公分的高

跟鞋跟,站在瘦小的王野面前就像是一个女巨人,具备极其强烈的压迫感。

「搜!」蓉蓉一声令下,幸娟和雅泉立刻分赴房间各处,裏裏外外翻箱倒柜

地翻找了起来,不一会儿整个房间被翻得像个垃圾堆。「找到了!」雅泉大喊了

一声,从裏屋跑了出来,将一团东西递给了蓉蓉。「我也找到了!」幸娟紧接着

抱着一叠东西也出来了。

「真是可恶啊!亏我还当你是朋友,可你竟然敢偷我的内裤!」蓉蓉怒气沖

沖地喝道。

「什麽我沒……沒有……」

「別跟我装煳涂。」蓉蓉展开雅泉递给她的那团东西,那是一个透明的塑料

袋,裏边装着一些东西。蓉蓉将袋内的东西一股脑全都倒在了地上,全都是各种

顔色的女人文胸和内裤。「这就是证据!」蓉蓉指着地上的内裤说道,「我说我

家的内裤怎麽总丢呢,原来你就是贼。」

「我怎麽会做这样的事呢你们一定搞错了,不是我……」

「闭嘴!不是你那这些是什麽,这些全是我穿过的内裤,难道我还会认不得

吗」

「沒错,是你在蓉蓉准备洗衣服的时候偷走的,我们都看到了!」其他三人

纷纷帮腔。

「可我真的不知道这些东西是哪来的啊!」王野努力爲自己辩解。他确实不

知道,因爲这些东西都是她们事先准备好带进来的。

「他还不承认,你们看这个!」幸娟将手中的东西放在了茶几上,她们拿了

几件看了一下,全都是一些印刷精美的日文SM杂志和光碟,这些确实是幸娟从王

野的房间裏搜出来的。「哼!像你这种看这种东西的变态还有什麽事做不出来的,

依我看还是报警算了,让大家都看看他是什麽人,少跟他废话。」

「不要啊!求求你们,千万不要报警,我承认,我承认是我偷的。求求你们

不要报警,报警我就完了!」一听说她们要报警王野顿时慌了,立刻改口承认。

「承认了承认就好,我们也不是不说理的人。不过,既然你偷了我的东西,

那就必须要赔偿。」

「我赔!我赔!多少钱你说。」王野挣扎着从地上爬起,黛云已经将脚松开,

四个女人此刻正坐在他面前的沙发上带着鄙夷的神情看着自己。

「给我跪下!」蓉蓉厉声喝道,王野像是瞬间被抽取了骨头一般浑身沒了力

气,两脚不受控制地一软,整个人跪在了地上。「沒规矩的东西!哼,我们可不

想贪你那点钱,既然偷了我的东西,那就必须要用你的身体来补偿。」

「我的身体」

「沒错!把衣服脱了!」

「是!是!」王野唯唯诺诺地应答者,颤悠悠地站了起来把身上的衣服一件

件全都脱了个精光,将自己赤裸的身体完全展现在了这几个女人面前。

「穿上!」蓉蓉从地上随意拾起了一件内裤和一件文胸扔到王野面前,「你

不是喜欢我的内衣裤吗,那就给我穿个够!」王野无奈地拾起了内衣裤穿在了自

己身上,他那瘦弱的身子穿着女性的内衣裤显得十分滑稽,看得眼前四个女人哈

哈大笑:「沒想到你穿上女性内衣裤的样子倒是蛮可爱的嘛!你这个变态!」

「哦,对了!」雅泉突然想起了什麽,从自己的包裏取出了一部相机,对着

王野狂拍了起来。「你这是」蓉蓉不解地问道。「呵呵,留个影,有证据在手,

就不怕他以后敢放肆了!」

「聪明!」大家都对雅泉投去了贊赏的目光。

「怎麽样,穿着我的内衣裤舒服吧上面可是还留着我的味道哦!」

「这……」王野低着头默不作声,他知道此时此刻自己已经完全被这三个女

人控制住了,更何况自己内心也完全沒有想要反抗的意识。

「我问你,平时都对我动了什麽歪念头了」

「我,我沒有……」

「还敢说沒有!」蓉蓉顺势抄起沙发上的电视遥控器就朝王野砸了过去,遥

控器打在了他的肩膀上倒也沒让他受伤,「偷我内裤,还看这些变态东西,你敢

说沒有老实交待!不说,那今天这个照片我就……」

「是……我说,我说。平时,我就希望蓉姐你能像片子了那些女王一样……

虐待我……」

「虐待你怎麽虐待你啊」

「我……我希望您能绑着我,打我,骂我,用鞭子抽我,让我舔你脚,舔你

鞋,还有……舔你下面……」

「还有呢」

「还有,我想……吃你的黄金,喝你的圣水……」

「真是个大变态,满脑子都是这种肮髒的东西。」

「我问你,有沒有吃过黄金圣水啊」蓉蓉问道。

「吃……吃过……」王野低着头小声回答。

「你个变态!」她们纷纷骂道。经过这段时间的学习,她们也都了解黄金圣

水的意思,除了黛云,其他三人对黄金这种东西暂时还是难以接受。

「像被我们这样的女人玩弄你应该感到很兴奋吧想不想天天被我们这麽玩

啊」

「我……」

「回答!」黛云怒喝了一声。「婆婆妈妈的!」

「想……想……」王野像一只受惊的小鸡,缩在地税浑身打颤。

「很好!」雅泉接过话来,「我可告诉你,从现在起,你就是我们四个人的

奴隶了,我说的可不仅仅是玩SM的奴隶,而是全身心彻底成爲我们的奴隶,做我

们的狗。你必须绝对服从我们的一切命令,你要把你每个月工资的一半都献给我

们。」

「你……你们这是勒索!」

「沒错,就是勒索。而且,以后我们每周都会来勒索你的。如果不老实的话

……」雅泉晃了晃手中的相机,「我们就把你的这些照片贴满这裏的大街小巷,

寄给你的单位和家人,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是什麽样的一个变态。到时候……哈哈!」

「听到了吗」

「听到……听到了……」被抓住把柄的王野已毫无反抗之力。

「好了,时间也不早了,今天就先到这裏,自己好好想想要怎麽讨我们开心,

下次我们会随时联系你。那些内裤就送给你了,上面有我们的味道,好好熟悉,

下一次,我们要你凭着味道一件件挑出哪一件是属于我们谁的,挑错的话……哈

哈……」

「小贱狗,我们又来咯!」

「休息了两天了,有沒有想我们啊」

「这两天我们可想你了,想着怎麽虐待你,用什麽方式玩你,白头发又快愁

出来了。」

「沒错,你想被我们怎麽玩,可得记得告诉我们,我们这可是第一次玩男人

啊!」

「哈哈……」

「我们想过了,得给你订一些规矩,先就从进门做起吧!以后但凡我们来这

裏,你就得以全裸跪地的礼仪来迎接,得给我们每个人磕三个响头,嘴裏学狗叫。

在我们的面前,你只能爬,不能走,未经我们的允许,你的头不能高过我们

的裆部,明白了吗「

「明……明白……」

「都说了学狗叫了!」幸娟伸出手一巴掌狠狠甩在了王野脸上,「现在马上

做给我们看。」

「汪……汪……汪……」还沒等她们话说完,王野便立刻把身上的衣服脱了

个精光,跪地朝她们磕起了响头,动作幹净利落,表现出了一名资深M应有的素

质。

「以后,我是你的大主人。」雅泉说道,又指着蓉蓉,「她是二主人,它们

是三主人和四主人。」然后又分別指向黛云和幸娟。

「哟!你看你看,小鸡鸡硬起来了,好可爱啊!哈哈」黛云用脚挑动辄王野

早已发硬的鸡鸡,显得很兴奋,「是不是等着我们虐待你的小鸡鸡啊!一个大男

人才这麽小的鸡鸡,不如割了算了,反正你这种做变态留着这个也沒用是不是。」

一番话说得大家哈哈大笑。

「我们决定,今天就从舔屁股开始。来,赶快过来把我们的屁股舔幹净。」

四个人笑着一字排开趴在了沙发上,齐刷刷将裤子一脱,将美臀香菊对着王

野,「爲了你,我们上完厕所都沒敢用力擦屁股哦,现在这裏的味道可香着呢!

肛门这你得好好的舔,认真地舔,要舔到舌头能够分辨得出我们四个人屁股的味

道爲止。」

「还记得上次给你留的作业沒有,让你好好熟悉我们内裤的味道。现在舔完

我们的屁股,你就可以去分辨那些内裤都哪件分別是属于我们谁的了。」蓉蓉开

心地说。

王野只得将头凑了过去,伸长了舌头慢慢靠近了蓉蓉的肝门。一股浓重的屎

臭味远远迎面扑来,甚至可以看见她的菊花上还沾意思浅浅的黄色。好在王野也

是吃过黄金的,这点小事对他来说不值一提,于是捋直了舌头朝着她的肝门口捅

了过去。

「啊!」柔软的舌头触碰肝门口的那一刹那,一种神奇的快感触发了她的菊

花瓣,从肛门顺着小肠、大肠朝着体内迅速传递,很快便如同充气般挤满了她的

全身。从来沒有人给她舔过肛门,这种感觉让她很陶醉,甚至于那一刹那她明显

感觉自己的阴道开始变得潮湿了起来。

突然,王野,原本尖厉地在肛门口捅进捅出的舌头变得柔软了起来,像一条

灵蛇般在肛门周围轻轻扫动。蓉蓉看不到他的动作和表情,却可以很清晰地感受

到自己那朵小菊花的每一片花瓣似乎都在受到精心呵护。

她的身体开始抽搐,这种感觉甚至比做爱还能挑动她内心的欲望,虽然她知

道自己是绝对不会跟屁股下那条肮髒下贱的东西发生性关系,但此时还是感觉到

体内有一团火想要破体而出,于是忍不住用手护住了自己的阴部,轻轻揉搓了起

来,口中唿出的富有节奏的呻吟声。

舔完了蓉蓉的肛门,王野开始转去舔其他三人,蓉蓉这才慢慢冷静了下来。

此时她的裆部早已完全湿润。从来沒有出过轨的她犹豫着是否要让王野继续

爲她做口舌服务。终于,半个小时后,四人的肛门都被舔得幹幹净净。

「不错!很舒服!」雅泉最后一个被舔完,摸了摸跪在地上的王野的头,将

两腿直接搭在了他的肩膀上,黑黑的阴部正对着他的脸。「现在是交作业的时候

了,去把上次给你的内裤都拿出来。」

「是,大主人!」王野说着用手掌轻轻将雅泉的双腿护着放在了地上,爬行

着进了裏屋,出来的时候嘴裏叼着那个塑料袋。

「拿来!」幸娟伸手接过了塑料袋,两裏边的内裤一股脑倒在了茶几上,

「谁先选」

「我来吧!」黛云率先伸手从内裤堆裏捡起了一条黑色蕾丝的,甩在了王野

脸上。王野将头埋在内裤上狠狠吮吸着有一两分锺,这才将头擡起,一脸不自信

地说道:「这件……是……三主人的……」

「那这件呢」幸娟又伸手跳了一件粉色棉质的内裤给王野,待他辨认后又

分別辨认了蓉蓉和雅泉挑选的内裤。

「好了,该出成绩了!」雅泉一脸诡异地说道。这四件内裤,你猜错了三件,

成绩不及格,老师要惩罚你。你们说,要怎麽惩罚他呢

「我看呀!」蓉蓉接过话来,「这麽一点小事都做不好,得好好惩罚你,让

你长点记性,就把你绑结实了之后再鞭打你吧。而且要打到你全身发肿爲之,哈

哈哈哈!」

「沒错!」黛云接着说,「而且一定要哭出来啊,这可是奴隶在受虐待之前

表示服从的基本礼节啊……」

「哈哈!」大家都笑了起来,「姐妹们,行动起来,玩得开心点……」说着

一拥而上将王雅按在了地上,用丝袜紧紧地捆住了他的双手双脚,用内裤塞住了

他的嘴。

被捆绑地扎扎实实的王野在地上挣扎,嘴裏「唔!唔!」做声,好似在求饶,

眼神透露出一股惊恐。可这四个女人哪管得这些,居高临下看着他眼睛只有鄙视

和不屑一顾,以及对即将到来的对脚下这个男人的折磨的期待和激动。

「这有两根。」幸娟从王野裏屋找来两根皮鞭。「谁先开始」

「我跟你吧!」首先自告奋勇的是黛云,说着从幸娟手中接过了一根。两人

跨步到了王野身边,提交踩住了他的头让他不能动弹。

「啪!」一声响亮的皮鞭抽动划破皮肤的撕裂声响彻了整个房间,掀起了一

场即将到来的暴风骤雨……

「今晚你看起来很高兴啊」回到家时,女儿已经睡了,丈夫擡头看了一眼

蓉蓉,继续埋头边看报纸边说道。

「呵呵,打麻将赢钱了呗!我去洗澡了啊!」

回到裏屋,悄悄取出了笔记本,蓉蓉端端正正地写道:「我们成功了,那个

变态成了我们的俘虏。他用舌头舔我的感觉太美妙了。如果让他喝下我的尿会是

什麽样呢下周,真正的调教就要开始了!」

又是一个周末。一大早以买菜爲借口,蓉蓉出门便直接去了幸娟家,开始计

划今晚的活动。

幸娟的老公是个跑业务的,经常不在家,所以她家也就成了她们的最佳集合

地。经过那几个晚上的勇敢尝试,她们再无顾虑了。初次调教就像一把打开潘多

拉魔盒的黑钥匙,释放出了尘封她们内心已久的全部欲望和野性。从那天起,她

们感觉自己好像获得了新生,一直以来看似幸福的生活顿时如同白开水一般淡而

无味,如何虐待、玩弄王野成了这四个女人唯一的乐趣。

此后的几周,她们每隔几天都要前往王野家。一开始,对SM几乎是新人的

她们面对王野显得有点生疏,仅仅只是学着片子裏调教方法依样画葫芦,反倒是

身爲资深M的王野教会了她们不少新的东西。但不到一个月时间,她们便已完成

了从一名素人到女王的完美蜕变,调教手法越发娴熟,玩乐的形式也是层出不穷、

花样翻新了。而王野与她们的关系,也从一开始被迫爲奴慢慢转向了心甘情愿臣

服于她们,成了她们脚下一直忠心耿耿的贱狗。

这种人前贤妻良母,人后兇残魔女的双面生活让她们沈迷不已。

晚上七点半,蓉蓉到王野家的时候,她们三个已经到了,正坐在沙发上吃零

食聊天。王野爬行着将她驼到了沙发边——这是她们后来给王野制定的规矩之一。

「怎麽才来啊我们都来好久了。」

「老公孩子都在家,一下子走不开嘛!你们可以先玩啊!」

「缺了你沒意思,你的鬼点子最多嘛!」

「小贱货,过来!」

「是,二主人!汪汪!」王野叫唤着爬到了蓉蓉脚下。

「好几天沒来了,最近乖不乖啊有沒有去招惹其他母狗啊」

「奴才……奴才不敢,奴才每天想的就是怎麽能够伺候好四位主人,盡力做

好四位主人的奴隶。」

「油嘴滑舌!」蓉蓉藐视地瞄了他一眼。

「別以爲我们不知道。」蓉蓉接着说,「虚张声势,以爲说些好听的话我们

就不会虐待你了你说地我们不开心,我们会虐待你,你说的我们开心了,我会

更虐待你,反正你就是死路一条,呵呵!」

「是……奴才明白!」王野浑身发抖。

「早上我就通知你了哦!今天是你第一次给我们进贡的日子,都准备好了沒

啊」蓉蓉继续说道。

「准备好了,主人们稍等!」说着给她们磕了头,急匆匆爬到了裏屋,出来

时嘴裏叼着一个信封。爬回到她们脚下,将信封用双手捧在她们面前,「主人,

这是奴才孝敬你们的一点心意。」

「恩!」雅泉伸手接过信封,从裏边抽出一叠钞票,数了数,「两千你的

半个月工资就这麽点」

「是……是的,主人……」

「怎麽我可听说你的工资并不低啊!」蓉蓉瞪着眼严厉得说道,王野不敢看

她的眼睛。

「奴……奴才……刚工作不久,所以……工资低……」

「是吗好吧,姑且信你。」蓉蓉说道,「我们来做一个游戏吧!」

「好啊好啊,什麽游戏啊」其他三人纷纷应和道。

「把手机给我!」蓉蓉向王野伸去了手,王野只得乖乖将自己的手机交给了

她。蓉蓉接过手机给脚下的王野拍了几张照片,说道,「这个游戏叫真心话大冒

险。我扔一枚硬币,如果是字,就是真心话,我问你问题你就得老实回答。如果

是花,那就是大冒险啦!我从你手机裏随便选出二十个电话号码,将刚才拍的照

片发给他们,看看会有什麽后果,说不定,你会有新主人哦!」

「好玩好玩!哈哈!」

「我来扔硬币。」黛云自告奋勇,抢着从钱包裏取出了一枚硬币,朝空中弹

了上去。硬币在空中打着转,稳稳地落到了沙发上,字面朝上。

「真心话啊!」蓉蓉说,「那我来问你吧,你一个月工资是多少钱啊」

「四……四千……」

「恩,回答的很好!」蓉蓉笑了笑,「那继续!」说着让她们再投了一次硬

币,又是一次子面朝上。「哎呀,运气真好,那我再问你一遍,你一个月工资是

多少啊」

「我……」王野浑身冒着冷汗,「四……四千……」

「不错,第三局。」

第三次,黛云投出了一个花色面。

「哎呀,是大冒险呀!我来看看电话本裏都有谁……」说着蓉蓉开始翻看起

王野的电话通讯录来。「不要啊,主人,千万不要啊!求求您主人,千万不要!」

终于王野坚持不住了,一把抱住了蓉蓉小腿,苦苦哀求。

「玩游戏嘛,这麽紧张幹吗」蓉蓉一脚踢开了他,「不过呢我这个人很

心软的,我可以给你一次机会,用一个月的工资买一次真心话的机会。不过呢,

机会用过一次后,如果下次再扔到大冒险就得发五十个电话号码了,想再买真心

话的话就得花两个月工资了,你看怎麽样」

「我换,我换……我回答,我老实回答,您问什麽我都老实回答,求您千万

別发照片啊!」

「哼,小样,跟我耍花招!老娘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饭还多。」蓉蓉瞪了他

一眼,「老实说,你一个月工资到底到少」

「六……六千八……」

「早说不就好了。六千八,不低嘛!那你现在银行积蓄一共多少啊」

「六……六万多……」

「工资这麽高才这麽点积蓄,都花在其他女王身上了吧!」

「不……是的……」

「到底是不是啊」

「是……是的……」

「我就说嘛!」雅泉说道,「你一年玩SM得花多少钱啊」

「一……一两……万」王野老实回答。

「您看你,年纪轻轻的。」蓉蓉说道,「你现在已经是我们的狗了,就不能

再去伺候其他女人了,也就不能再花这冤枉钱了。我想了想,爲了帮你省钱,从

明天起,你的银行卡就由我们来保管了,一会儿把密码给我们。我们每个月留点

钱给你零花,有特別的需要再向我们要,好不好啊」

「这……你们这是……」

「我们这是什麽啊」幸娟瞪了王野一眼,顿时将他的话顶了回去。

「不服是吧」蓉蓉接着说道,「不服气的话咱们就继续玩大冒险吧,这回

我就直接选五十个电话号码怎麽样」

「不,奴才不敢……奴才不敢……」王野终究还是屈服,毕竟有把柄在她们

的手上。

「谅你也不敢!这就乖嘛!」蓉蓉摸了摸王野的头,「你记住,我们现在手

头至少有上千张你的照片,各种造型各种姿势的都有,还有视频。敢跟我们耍小

心眼,那下场可不仅仅只是这点小钱这麽简单了,明白了吗」

「明……明白了……」

「明白就好。乖狗狗,放心,我们是不会乱花你的钱的,今晚这两千块我们

就不收了,留着给你先用着吧,哈哈!」

「是……谢……谢谢主人……」

「呵呵,还是蓉蓉你有办法。」其他三人都纷纷朝她投去贊许的目光。

「好啦!游戏玩过了,开始做正事啦!」雅泉打断了她们,说道,「东西都

准备好了都拿出来吧!」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ouyou5.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